本报电 (邢梦雨)近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中共延川县委县政府等主办的第二届《山花》现象与路遥精神研讨会在京举行。

延川文艺小报《山花》由曹谷溪、路遥等人创办于1972年,不仅影响和引领着几代延川人的文学梦想,其知名度还辐射到全国和海外。这份县办刊物走出了以路遥、史铁生、曹谷溪、陶正、闻频、海波、厚夫、远村等为代表的“山花作家群”,形成了文学史上独特的“山花现象”。

其实只要用心下功夫,即使资金不足,只在拍摄剪辑方面做些小改变,也能让观众感受到真诚和良心。

把路灯的熄灭和鬼影的步步逼近相结合

幽暗的小巷诡异的装扮

班上那个智力最差的同学,就是出卖了自己全部的点,其他同学也都贩卖了自己5个点,在这个故事里心灵鸡汤只是幌子,真正的精华,都在最后的反转。

本剧把悬疑烧脑、喜剧、科幻、猎奇等等题材统统玩个遍,不变的是每个故事最后都会回归到“恐惧”上。

其实这张美杜莎图片只是一个隐喻,它代表的是人们的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

这些就是最简单又最吓人的恐怖片元素,瞬间就有了恐怖片质感,氛围变得阴森诡异,让人不敢放松,生怕下次回头就是鬼脸逼近。

本季的剧集被称为迷你版《世界奇妙物语》,也绝对不是谬赞,《世奇》中的猎奇怪谈、恐怖故事、人性反思、社会黑暗,本片也都涵盖了。

比如《美杜莎病毒》讲述的故事,其实体现的是对现代社会的思考:

与会专家认为,《山花》历史性地汇聚了北京知青与当地回乡知青两种不同文化背景和文化传统的文学青年,构成了特定时空中富有文学史意义的现象。从《山花》走出的作家很多成为新时期文学的中坚力量。但长期以来,与“白洋淀诗群”的研究相比,延川作家群的研究还较少。作为一份基层文学刊物,《山花》对地方文化和文学风气的引领具有重要作用,应加大对这类刊物的支持力度。

《不思异:电台》是“不思异”系列的第二部作品,前作叫作《不思异:辞典》,平均每集时长仅有3分钟,用短小精悍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每每在最惊悚的时刻影片戛然而止,留给观众细细品味。

比如《爸爸去哪了》中的母子、《夜半曲迷离》中的学生和保安大叔。

当地时间2019年5月1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索契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共同会见记者。有记者问王毅如何展望中美经贸磋商前景。

此时迎面走来一个隐藏的人民币玩家,出家20万买男主一个点,原来点数是可以交易的。

比如剪辑的技巧、片中出现的中国风道具或者是结尾一个小反转,都能让故事瞬间脱颖而出,与众不同,所以不要再用“资金不足”做借口,国产的恐怖剧其实也可以很良心!

故事虽然不是很出彩,就是一个樵夫来到一间屋子误以为有高人居住想要拜访, 却几次也不得见主人,最后一次干脆在主人家睡了一天,再回去时,世上已是沧海桑田的故事。

电脑大神收到了朋友发的图片,打开之后图片一闪而过紧接着就变成黑屏。

尤其是《夜半曲迷离》,在最熟悉的地方上演一出惊魂记,还运用了大量恐怖片拍摄技巧:

大神赶紧拨电话给朋友却无人接听,一路走出去,路上的行人也都纷纷定住,呆呆地看着大神的身后,大神缓缓地回过头,一张巨大的美杜莎图片映入眼帘。

本剧最为惊艳的一集,就是《寻隐者不遇》,把一个中国古代的“烂柯人”的传说,拍成实体,加以文言文的旁白、黑白滤镜处理、4:3画幅剪裁,整体就有了老电影的风格。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集也是五分钟,戏内戏外遥相呼应,可谓用心良苦。

但他才刚刚画了个身体,还没为“美女”添上头颅时,门铃响了,男子起身开门去拿快递,再回来时,柜子缓缓打开,一双手伸了出来。

故事发生的地点也是我们最为熟悉的区域,比如《只能活一个》的树林、《人生修改器》的学校、《消失的尸体》中的卫生间等等。

王毅表示,经过双方共同努力,中美经贸谈判已取得重要和实质进展,同时也面临需要认真对待和解决的难题,在此情况下,单方面指责另一方毫无意义,把责任推诿给另一方更不可取,而试图极限施压,只会引发正当的反击,中方的举措不仅是在维护自身应有权益,也是在维护多边贸易机制的基本规则。

大神回到公司用电脑再打开图片,依旧如此。更奇怪的是,每次一看图片,只是一秒钟的事情,可是时间却过去了五分钟。

王毅说,中美分别是世界第二和第一大经济体,中美经贸关系的走向不仅关系两国自身的发展,也关乎世界经济的前景。我们相信,只要这一谈判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方向,符合中国致力于高质量发展的根本需求,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共同和长远利益,双方的谈判团队就有能力、也有智慧解决好各自合理需求,最终达成一份互利双赢的协议。

就是这些生活中稀松平常的元素,让观众产生强烈的代入感,把这份恐惧层层递进,随着时间的发酵,恐惧感只增不减。

这一集让人惊艳的主要是画面的质感,以及最后从黑白变为彩色、画幅渐渐展开的视觉冲击,让观众与樵夫受到同样的震撼。

在《人生修改器》中,从一个失意少年捡到可以修改自己属性的人生修改器之后,差一点走上人生巅峰的经历,告诉观众不要妄想一步登天脚踏实地才是硬道理的俗套故事。

故事同样是不太高明的“病态母爱”的故事,但是因为在剪辑方面的用心,让这个故事脱颖而出,成为了表妹本系列最喜爱之一。

因为具有真实感,所以就算忘记主角的性别年龄名字,也一定记得那份背脊发凉的恐惧。

同样依靠剪辑来博取眼球的一集是《爸爸去哪了》,把母子的回忆经历,和现在发生的故事,通过走马灯式的播放交错在一起,补充了前因,交代了后果。

这些小短片就像学生时期,在同学们之间互相流传的,“学校十大恐怖传说”、“宿舍哭声”这类型的恐怖故事一样。

王毅强调,谈判不是单行道,应当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之上。不能指望一方只能接受另一方的要求。中国在与任何国家谈判时都必须坚持维护国家的主权、维护人民的利益、维护民族的尊严。这些原则和底线过去我们坚持,现在乃至今后我们仍然要坚持。

比如《画画》这一集中,男子突然发现自己在画纸上所画的东西都会出现在柜子里,先是苹果,然后是一张人民。

“不思异”系列就将这一精髓贯彻在片中,主角们不带有鲜明的个人特色,他可以是生活中的每一个人。

豆瓣评分也一路高涨,《辞典》还是7.4,《电台》已经进步到7.9了!这成绩对恐怖片来说已经很优秀了。

一步一回头的定格造型

于是他变得更加贪心,画了一沓百元大钞还不满足,紧接着准备画一个身材曼妙的女性。

时长从三分钟变成八分钟,篇幅被拉长不仅没有失去紧凑的节奏,还把它从简单的恐怖小故事,升华成为了引人深思的怪谈。

这种心理层面的恐惧,比一瞬间的惊吓更加持久,后劲更足,也就是恐怖片最高境界——“细思恐极”。

现代人无论去哪里都要带着手机,常常专注于手机里的内容忽视了时间的流逝,把这种状态比喻成被美杜莎石化,既新颖有趣又发人深省。

柜子里的究竟是什么观众都已经清楚了,所以这一集就停留在这双手,不再做画蛇添足的补充,一双手带来的恐惧,胜过一个无头女的大特写。

本剧总共只有12集,场景屈指可数,演员没有名气,偶尔也会出现故事不够出彩的问题,但是本剧善于扬长避短,用各种亮点掩盖剧集的不足。

但是到了最后又来一个黑色反转,在少年放弃人生修改器好好做人的时候,发现人人都有自己的修改器,但是大家的属性总值都是10,而男主最开始可分配的点数为15。

大神感觉不对劲,调出监控,发现自己竟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图片五分钟,连同事在面前打招呼都毫无反应,直到五分钟后屏幕自动熄屏,才恢复了意识。

《不思异:电台》在《辞典》的基础之上,保持了“细思恐极”这一特点,又加入了更深层次的反思。